鹿小啾

偶惊喜的发现!本人重新成为了月更选手!

给十七岁的小天使

刚看到的你的那年,你才那么一点儿呢,个子不高讲话软软的,整个人像个小面团儿。
这几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你嗖的一下十七岁了,我也二字打了头。
好多人说你变了很多,我想想,有很多吗?
好像是很多,你的声音变了个头变了,肩膀拉宽,手长脚长的样子看着特别舒服。唱歌越来越好啦,跳舞越来越棒,脸开始有了大孩子的棱角。
也多了很多小心思。
其实很乐得看到你的这些变化,这是你跟这个世界相处的很友好的见证。
包括那些小心思。
那些酸的甜的,辣的苦的,咕嘟咕嘟冒热气的,窸窸窣窣蹿凉风的,都是这个年纪特有的珍贵。

我之前有过一阵担心,尤其看到你写的《十七》时,跟朋友说,我好舍不得你去考虑这些啊,我的宝贝就该无忧无虑的长大,眼过...

橘时雨【十四】

十四。


老爸今天晚上又加班,王源跟老妈吃完饭去楼下把东西取了,打了个车去王俊凯家。中间王源又发了几条消息,都没得到回信,他有点怕过去以后扑个空,却留了点私心没跟老妈说这个事。

不管怎么样都想过去一趟,就算人在家也好不在也好,都想过去找他。

出租车在马路边上就把他们娘俩放下了,说往里走灯不亮,待会儿开出来麻烦,怎么都不肯开进去。好在王源对这里熟门熟路,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照着,带着老妈进了小区。

朝楼道走之前,王源有意识地抬头往楼上看,跟他之前猜的一样,王俊凯他们家那层是黑着灯的。

这下他有点犹豫了,回头跟老妈说让她在楼下等,自己先上去看看人在不在家,万一不在家,提着这么多东西不是白爬...

橘时雨 【十三】

十三。


陈商他们学校晚上还要上晚自习,苦哈哈的拎着书包先走了。王源在那儿把比赛情况手舞足蹈的跟王俊凯说了一遍,一抬头天都快黑了。

“我要不撵你们,是不是打算在这儿过夜了?”医务老师揣着白大褂的兜儿,站在床脚说。

王源偷偷跟王俊凯吐吐舌头,抓起书包说:“马上走马上走!”

“注意啊,别沾了水。”老师指着王俊凯的腿说,“这几天别吃酱油,少活动。”

“哎好!”王源一边扶王俊凯一边忙应下。

老师啧了一声说:“我跟他说的,光你记住有用么?”

王源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点操心过头了,略带不好意思道:“我俩挨得挺近,我就坐他后边儿。”

“行吧,提醒着他点儿。”老师没再说什么,等王俊...

有好好吃月饼咩?月圆人团圆,中秋节快乐哟🌕💕

给我们十八岁的小王子

哇我觉得你真的很不听话,喊你慢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长大,你一点都不听,甩甩头发龇龇虎牙就横冲直撞往前冲,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你已经淋过雨踏过雪,高挑结实的一截儿戳在那儿,在人生的交叉路口。

趁着红灯的时间,唠叨你两句。

等会儿绿灯亮起来,你一脚踏出去可就是大人了,没得回头没得后悔。要做好心理准备,大人的世界可是非常非常辛苦的,知道吗臭小子?
但是呢,我相信你可以很好的适应,毕竟你是最酷的王俊凯,成为大人这种事,根本难不倒你。

以前我总说你傻兮兮,一笑起来更傻,哪家孩子没看好跑出来撒欢儿了。
现在我承认啦,其实喜欢死了你这个傻兮兮的样子,地球上那么多小老虎,你是最可爱的那只。

啊,黄灯了,还有...

收的第一本实体是偶们 @长夏 的!可开心了呢!开心的愣是拖了两三天才发repo!!我咋这么懒呢!!!【流泪
整本书从故事到排版到纸质都很让人喜欢,等你下一本惹啾咪!顺便有什么好用的彩妆请继续大力推荐,同为奇葩肤质抹一把辛酸泪。

我说的都不是真的3.0

玩具卡睡觉会睁眼张嘴大家应该都知道的,丸圆有百度过这样睡觉的原因,然后一条一条把原因和危害都念出来,一边念一边讲故事,说玩具卡你知道吗,张着嘴睡觉会变丑什么什么的。玩具卡说这都是我控制不了的,我都睡着了没办法。丸圆说,是啊,要不然给你放一个开关吧,一按就能帮你闭眼闭上嘴的开关。玩具卡说,你帮我关吗?你比我睡的还早呢。丸圆笑着说,一次二十块钱我就可以晚点睡,帮你按开关。玩具卡拒绝,说不行,我太亏了,你晚上睡不好第二天打瞌睡,吃我的东西可不止二十块钱了。丸圆就开始跟他讨价还价,最后两个人把价格讲到了十二块,然后发现有什么用呢?又不是真的有这种开关。

丸圆困的时候,给他东西吃是最有效的方式。玩具卡...

我说的都不是真的2.0


丸圆坐不住喜欢乱跑,找不到人是常事,一般没有事的话,他又乱跑我们都不会太去找。演唱会结束以后要卸妆,他就又到处跑了。玩具卡一开始还找,后来也算了,发微信问丸圆在哪里。丸圆说等下就回。过会儿真的回来了,玩具卡说你干嘛跑出去,你头发上的蜘蛛都找不到你了。丸圆说,真的吗?刚才是蜘蛛给我发的微信吗?玩具卡说我跟蜘蛛都找不到你,你完了,看看你怎么谢罪吧。

玩具卡在芒果台上跳起来抓气球是不是很帅?你们丸圆也是这样认为,一直在说666厉害了我的哥,然后觉得“抓住了玩具卡梦想的尾巴”这句话说的很不错。他问玩具卡,我抓住了你梦想的尾巴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玩具卡说,那你要注意力集中,要抓紧一点。

是我老了吗?...

我说的都不是真的


看TAG看TAG看TA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玩具卡手机上有两个闹钟,一个是他自己睡觉的时间,一个是丸圆睡觉的时间。丸圆作息比较规律,八九点就睡。玩具卡的要晚一点。这个闹钟在晚上肯定有活动的时候就会关了,但是玩具卡忘了的时候闹钟就会响,他关掉以后就跟丸圆说,看来今天你只能跟我一个时间睡了。丸圆说,那也不一定,今天要录到很晚。玩具卡说那我就关了吧。丸圆说,关吧,我也定了那个时间,反正你的不响我的就响。玩具卡说,要到那么晚,你开了...

橘时雨【十一、十二】

十一.


王源伸长腿,一只脚搭在了王俊凯凳子的横杠上,眼神偷摸着看王俊凯的侧脸。

杨桃去了个厕所回来,王源在看。

打了个水,他还在看。

有人喊她去操场,上来以后,他仍然再看。

她搞不懂了,问王源:“你还拆不拆了?”

“拆拆拆!”王源敷衍地回她一句,却还是没什么动作。

王俊凯仍然在那儿睡得很熟的样子,窗外阳光有点烤人了,王源心想怎么这人这么能睡,再睡下去脸还不得烤成七分熟。

王源把情书翻过来折过去,弄出咔吧咔吧的声音,但王俊凯丝毫没有收到影响,安安稳稳的睡着。

他磨磨牙,既然纸的声音弄不醒人,那就别怪他心狠脚辣了。

他猛地一踢王俊凯的凳子。


凳子腿跟地面摩擦,发出意外...

孩子学习成绩下降怎么办【完】

重发。

挺长时间之前发的文了,有妹纸提醒,我才发现在我自己没有删除的情况下,不知道为什么这篇就不见了。。。现在重发一下。

相当于存个档,可以无视可以无视。


一、


下午三点,办公室只有两三个老师和一个小不点学生在。

王源起身倒水,他背后那个小的伸长了脖子看着楼下的操场。


“是不是也想下去上体育课啊小礼同学?”王源放下杯子,坐下问。

被点名的王小礼赶紧把眼睛归位,垂头,蚊子一般哼哼:“没有......”

王源看了她一眼:“我看你是除了体育课其他的课都不想上才对吧?”

王小礼的脑袋垂的更低了。

“说吧,”王源端起杯子喝了口水,“数学考了几分?...

追光者【完结】

短篇,完结。


C1

厕所又往下漏水了。

楼下邻居打来电话语气相当冲,王源夹着手机好声好气的道歉,说了半天那边才肯挂电话。王源把手机从耳朵和肩膀中间拿出来,上面已经被热气蒙了一层水雾。

他租的房子位置价格都还不错,就是小毛病有点多,这里松了那里坏了,尤其是厕所的漏水问题比较麻烦,距离上次喊工人来修才过去没几个月,就又开始漏水,虽然不严重,但是滴滴答答的也不太好。

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,王源想着既然都坏了,干脆晚上找人换个新的算了,总修也不是个事儿。

他抽了张纸巾擦干净手机上的水雾,屏幕突然在他手底下亮了起来。绿色的消息框,明显是微信。

王俊凯:在吗?我到D市了,你还在这儿吧...

富士山下

C4

王源见过王俊凯很多种样子,笑着的,皱眉的,冰冷的,骄傲的。

唯独没有见过他狼狈的样子。

他好像天生就应该干干净净,披着一身明亮光线,笑容恣意的跑在所有人的前面。

眼前这个肩膀上缠着蜘蛛丝,头发乱七八糟还夹杂树叶的人,王源在看他探出脑袋的时候,有一瞬间想伸手把他摁回去。

这太玄幻了。

 

王俊凯本来想说点什么,但是在灌木丛里的时候被灰给呛到了,一张嘴喉咙就痒得要命,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
王源条件反射的想去帮忙拍背,反应过来以后忍住了,只问了句:“你还好吧?”

王俊凯摇摇头,又猛咳了几声后,手背抵在唇间哑着嗓子说:“没事。怕你爸看到我,躲太急了。”

王源心说是看得出...

念念不忘 【完结】

安全通道昏暗一片,只有一小块指示牌幽幽泛着些许光亮。

王俊凯把王源抵在墙角处,直勾勾地往进他的眼睛里。


“这样做有意思吗?”他几乎从喉咙里硬生生挤出来的这句话。

王源一副无所谓的姿态,坦然的与他对视:“还行啊。”

王俊凯的心哐当猛撞在了胸膛,然后像头破血流的战士一样,直直的坠了下去。

他没忍住自嘲般笑了一声。

早该知道是这个样子的。


组合已经解散了几年,王俊凯最讨厌的还是记者问他有没有跟前队友联系,尤其跟王源。

“当然会联系,”王俊凯总笑着回答,“都一起走十年了,就算组合散了我们的情分也不会散。”

然后记者离开之后王俊凯就在心里骂街,去他娘的联系和情分,老子跟你们睁着...

橘时雨 【十】

十。冒蓝火的加特林


学校规定周末的下午就要返校,等都稍微凉快点儿,几个男孩子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。

王源嘱咐好王俊凯让他下午早点儿到,虽然没说原因,王俊凯也知道王源搞什么幺蛾子。


“你昨天一天在家是不是一个字儿没动?”王俊凯说。

“动了!”王源替自己辩解。

王俊凯了然:“就把卷子上写了名字是吗?”

王源不卑不亢的承认了,“写了十二个,挺累。”

王俊凯搜肠刮肚找不到能形容这位大仙的词儿,看王源的脸看了半天,憋出一句:“那还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
如王源所愿,下午王俊凯早早的就到了教室,但里面只有零星几个在补作业的同学,某个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早点到的人,王俊凯连他的影子都没看...

富士山下

C 3

王源本身也没有要去询问他的意思,“嗯”了一声后推门下车,进了公司。

王俊凯在原地迟迟没有发动车子,眼睛望着公司门口,一直到接人的时间快到了,才深深地望了一眼王源消失的门口,开车走了。


冯玲玲早早就在他们办公室那层的电梯口等着,电梯门一开,看到王源后就像小孩犯了错看到了家长一样,心里马上难受又委屈,眼泪哗啦掉了出来。

王源一看她哭就慌了,嘴里喊着“哎哎哎——”一边手忙脚乱从皮包里掏出纸巾来塞到她手里。


“总经理......”冯玲玲紧跟在王源身后进了办公室,哽咽着喊他,“还,还能找回来吗?”

王源现下顾不得多安慰她,放下手里的包就把相关部门的电脑...

富士山下

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



大热的天,树上趴着的蝉一嗓子接一嗓子叫,成千上万只一起跌宕起伏跟开不要钱的演唱会一样。

王源觉着他爸差不多可以出去跟这些小玩意儿一起开演唱会了,毕竟这老爷子的唾沫也不要钱,慷慨的不得了。

“我跟你说!陈家那千金,那是真千金呐!你出门儿打听打听,咱市里还有谁家姑娘比得上?人家那是出的厅堂下得厨房的,能娶她是你臭小子八辈子福气!”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把地板敲得当当响。

王源被震得耳朵都有点疼,把伸手身子底下的小孩儿玩具推到靠床边一边,自己往床头挪了挪,下巴点点桌子上的杯子。

老爷子没好气道:“干什么!”

“您喝点水吧,”王源把小铲子递给他姑...

橘时雨【九】

九.那得是仙儿


王源以前跟队里的人都打过,这会儿磨合了一阵,把他们现在的水平摸了个七七八八,倒都算还可以。

那两个体校的,陈商的水平他领教过,挺厉害,估计到时候还得靠这人控控场。另一个叫张扬的,打发跟陈商挺像,也不错。

至于王俊凯。


王源运着球,目不转睛盯着面前防守的王俊凯,有点郁闷。

他以为王俊凯还跟以前似的,跟他水平不相上下呢,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王俊凯已经打掉他三个球了,跟堵墙似的防他防的严丝合缝,把他耐心都快磨没了。

一滴汗掉进眼里,眼球被刺激到,王源眨了下眼睛,对面王俊凯像是看到了什么挺好玩儿的东西似的,跟他笑了一下。

王源被笑的一愣,这一走...

春归

一块小甜饼~


推荐一首BGM:红梅白雪知。


一.

“先生,你道如今当朝皇帝如何?”

不大的茶馆儿内,惊堂木刚刚拍下,满堂彩将将落声,却不知在座的看客们哪位,出了这样一句问话。

堂前站着的说书先生,眉目清俊,一袭长衫身量挺拔,听到这句话,手中折扇轻轻一拍,回道:“想必这位是头回来。鄙人不才,承蒙乡亲们照拂,在茶馆儿里靠说书混口饭吃。只是,鄙人有个不算规矩的规矩——不谈前朝不论今朝,只讲百年间之事。”

“呵,好大的口气。”某桌前站起一人来,正是方才问话那位。他冷冷一笑,手一招:“抓回去。”

说书先生:“????”


二。


先生是被水泼...

橘时雨【八】

八  别太欺负他


王俊凯仔细辨认了一下,“......陈商?”

“是我啊!”陈商伸手跟王俊凯击掌,俩人碰了碰肩膀,他有点激动,“好巧啊真的!”

“你们认识啊?”王源有点吃惊。

“我们俩初中的铁哥们儿,”陈商解释道,“初二我就转学走了,这得好几年没见了吧?”

“三四年了。”王俊凯说。


王俊凯刚到老家镇子上初中的时候陈商跟他坐同桌。他的朋友圈很小,独来独往的情况比较多,陈商算是唯一一个能跟他搭肩膀瞎胡扯的人。

初二的时候陈商父母搬家了,陈商跟着一块转学,俩人就慢慢断了联系。


“你还真是够神奇的,“陈商锤了下王俊凯肩膀,“我...

橘时雨【七】

七 光明大使和文明大使   


体育老师的效率还是很高的,很快就跟体校那边的两个外援说好了周末打配合的事情。王源对这事儿挺期待,据说这两位去年跟职高打过,估计比较懂那边的技术套路,可以交流一下。

另外还有个原因就是,他跟王俊凯很久没一起打过篮球了。

王俊凯技术好不假,可他很少很少会去打,王源记着上次跟他打篮球,估计都是高一上学期的事儿了。

不乐意打的原因很神奇,他嫌太聒噪。


王源听他嘴里说出这句话,差点没起一身鸡皮疙瘩。男生打球热热闹闹的太正常不过了,“太聒噪”是个什么破理由,娇里娇气的。

“你为什么现在有点娘娘的?”曾经王...

橘时雨【六】

六.哥哥


冬天的毛衣厚外套刚脱下来没几天,浑身正轻松,中午太阳再一晒,把整个人都晒得又软又困。

体育老师一宣布自由活动,王源顿时跟抽了骨头一样滑溜溜地瘫在了地上。

“我要喝水。”他像只树懒一样抓着王俊凯的裤腿说。

王俊凯把自己裤子从他的魔爪里揪出来,走到不远处放水杯的地方坐下,一边喝水一边举起王源的杯子冲他晃。

王源离他有几米远,眼看水杯在眼前却喝不到,着急地拍了下地:“你拿过来呀!”

“自己过来喝。”王俊凯说。

王源冲他竖了个中指,又在地上赖了会儿,才拖着软塌塌的身子朝他走过去。


“我快不存在了。”王源喝完水直接靠在了王俊凯身上说,“困死了......”

“你又不困...

橘时雨【4-5】

四.受了大刺激


杨桃挑挑眉“哟“了一声,“最近脾气见长。“

 “我之前看你是女孩子才让着你,“王源恶狠狠的模样,“小丫头真当我好捏呢?“

杨桃一拍桌子,刚要上手为他演示下到底好捏不好捏,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。她掏出来划拉两下,然后慢慢地脸色变得越来越奇怪。

王源在一边背书,杨桃盯着他看了会儿,把手机伸到他面前,说:“是你吧?“

“什么玩意儿?“王源边说边凑近了看。


这是一条视频,挺大的场地都是穿着COS服的人,一看就是漫展。而最显眼的,是正中间的两个人,一个COS的大天狗,一个COS的妖狐。比较有意思的是,妖狐比大天狗高了半个头,加上头上的耳朵,简直更...

橘时雨【三】

三.在玩儿什么情趣吗?


想着要先去王俊凯那,王源定闹钟比平时早了二十分钟。然而凌晨五点钟他就醒了,不是自然醒,是肚子疼给疼醒的。
他迷迷糊糊捂着肚子上厕所,回来躺好后打算继续睡,但没过多久又是一阵绞痛,彻底把他疼精神了。他连滚带爬冲进厕所,这次不光拉肚子,还哇哇吐了一回。
可能是来来回回冲水的动静有点大,老妈老爸卧室的灯亮了,接着老妈披小毛巾被啪嗒啪嗒出来了:“王源你在厕所里吧?”
王源哗啦哗啦漱口,完后打开厕所门,蔫儿了吧唧靠在门上说:“可闹腾死我了......”
老妈上去摸摸他额头,好在体温是正常的。“是吃坏了吧?”老妈担忧道。
王源眨巴眨巴眼,突然想起来什么,去了厨房打开冰箱,找...

橘时雨【1-2】

01.长得高还不是个破驴脾气

 

最后一节课下课,老师前脚刚迈出教室门口,王源这边儿手里面包已经下去三分之一了。

同桌杨桃皱着一张脸,啧了一声:“瞧瞧,轮回八辈子都没吃过饱饭的估计就长你这德性。

王源一手把面包往嘴里塞,一手唰唰写卷子,等把面包艰难的咽下去,才腾出嘴回话:“杨大仙儿,我就问一句,您今天能不能先歇了?”

杨桃抖着腿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。

王源没工夫搭理她,但是这姑娘抖腿抖的太有节奏感,把课桌都快带的要动次大次了,他实在忍不了了才把头从卷子里抬起来,无奈道:“亲姐,好歹让我把这英语周报填完了行吗?本来填空的地方就那么一丢丢大,你抖的我笔都快从阅读理解划拉回完形填...

在寺庙逛着,它就突然不知道从哪里 跑出来了。
跟它玩了一会儿 很合得来
想来 佛诵香火中长大,也是有灵性的。

老板要跟我签亲嘴合同,他是不是有病。

双向暗恋论坛体。完结。

1L#

亲完了让我签完字还他妈跟我说以后亲之前别吃啥味道重的东西,吃了也喷喷清香剂,或者嚼个口香糖啥的,再进来跟他亲。

这给他美的,老子以后专门就大蒜吃韭菜盒子外加祖传豆腐乳,熏死你个大傻比!

5L#

今天楼主犹如哔了尼斯湖水怪。

本来一直挺好的,上班嘛大家该干嘛干嘛,然后有个合同要老板签字我就去敲了老板的办公室门。

妈蛋,好想用大傻比代替老板名字,但是显得卤煮太没文化了,就用K代替。

大傻比K。

13L#

我进去K办公室,文件给他,他接了唰唰签完字,又递给我。我转身刚要走,他给我喊住了。

他说,我能不能亲你一下。

我屮我当时懵比了一下,不太知道...

冰山和草莓

一。

证明两家交好的最大特征可能就是定娃娃亲了,村里的书记家和大老板家就是这么干的。

“咱们可真是有缘分。”王书记握住王老板的手说。

王老板激动的回握:“是啊!全村就咱两家姓王的就不说了,村儿里拆迁咱们还分到了同一栋楼上,现在老婆怀孕居然都差不多的时间,真是有缘分!”

于是娃娃亲就这么定下了。

在这个不允许jian测胎儿男女的时代,他们这么自信两个孩子是一男一女,不靠别的,全靠猜。

二。

但是猜错了。

先落地的是王书记家,王书记老婆一听是个男孩子,当时差点没把孩子再塞回去。

“我给买的衣服可都是粉色的啊!头花都准备好了!”王书记老婆在产房里哭哭啼啼,她可喜欢小姑娘了,打怀孕的...

© 鹿小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