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小啾

追光者【完结】

短篇,完结。


C1

厕所又往下漏水了。

楼下邻居打来电话语气相当冲,王源夹着手机好声好气的道歉,说了半天那边才肯挂电话。王源把手机从耳朵和肩膀中间拿出来,上面已经被热气蒙了一层水雾。

他租的房子位置价格都还不错,就是小毛病有点多,这里松了那里坏了,尤其是厕所的漏水问题比较麻烦,距离上次喊工人来修才过去没几个月,就又开始漏水,虽然不严重,但是滴滴答答的也不太好。

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,王源想着既然都坏了,干脆晚上找人换个新的算了,总修也不是个事儿。

他抽了张纸巾擦干净手机上的水雾,屏幕突然在他手底下亮了起来。绿色的消息框,明显是微信。

王俊凯:在吗?我到D市了,你还在这儿吧...

富士山下

C4

王源见过王俊凯很多种样子,笑着的,皱眉的,冰冷的,骄傲的。

唯独没有见过他狼狈的样子。

他好像天生就应该干干净净,披着一身明亮光线,笑容恣意的跑在所有人的前面。

眼前这个肩膀上缠着蜘蛛丝,头发乱七八糟还夹杂树叶的人,王源在看他探出脑袋的时候,有一瞬间想伸手把他摁回去。

这太玄幻了。

 

王俊凯本来想说点什么,但是在灌木丛里的时候被灰给呛到了,一张嘴喉咙就痒得要命,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
王源条件反射的想去帮忙拍背,反应过来以后忍住了,只问了句:“你还好吧?”

王俊凯摇摇头,又猛咳了几声后,手背抵在唇间哑着嗓子说:“没事。怕你爸看到我,躲太急了。”

王源心说是看得出...

念念不忘 【完结】

安全通道昏暗一片,只有一小块指示牌幽幽泛着些许光亮。

王俊凯把王源抵在墙角处,直勾勾地往进他的眼睛里。


“这样做有意思吗?”他几乎从喉咙里硬生生挤出来的这句话。

王源一副无所谓的姿态,坦然的与他对视:“还行啊。”

王俊凯的心哐当猛撞在了胸膛,然后像头破血流的战士一样,直直的坠了下去。

他没忍住自嘲般笑了一声。

早该知道是这个样子的。


组合已经解散了几年,王俊凯最讨厌的还是记者问他有没有跟前队友联系,尤其跟王源。

“当然会联系,”王俊凯总笑着回答,“都一起走十年了,就算组合散了我们的情分也不会散。”

然后记者离开之后王俊凯就在心里骂街,去他娘的联系和情分,老子跟你们睁着...

橘时雨 【十】

十。冒蓝火的加特林


学校规定周末的下午就要返校,等都稍微凉快点儿,几个男孩子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。

王源嘱咐好王俊凯让他下午早点儿到,虽然没说原因,王俊凯也知道王源搞什么幺蛾子。


“你昨天一天在家是不是一个字儿没动?”王俊凯说。

“动了!”王源替自己辩解。

王俊凯了然:“就把卷子上写了名字是吗?”

王源不卑不亢的承认了,“写了十二个,挺累。”

王俊凯搜肠刮肚找不到能形容这位大仙的词儿,看王源的脸看了半天,憋出一句:“那还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
如王源所愿,下午王俊凯早早的就到了教室,但里面只有零星几个在补作业的同学,某个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早点到的人,王俊凯连他的影子都没看...

富士山下

C 3

王源本身也没有要去询问他的意思,“嗯”了一声后推门下车,进了公司。

王俊凯在原地迟迟没有发动车子,眼睛望着公司门口,一直到接人的时间快到了,才深深地望了一眼王源消失的门口,开车走了。


冯玲玲早早就在他们办公室那层的电梯口等着,电梯门一开,看到王源后就像小孩犯了错看到了家长一样,心里马上难受又委屈,眼泪哗啦掉了出来。

王源一看她哭就慌了,嘴里喊着“哎哎哎——”一边手忙脚乱从皮包里掏出纸巾来塞到她手里。


“总经理......”冯玲玲紧跟在王源身后进了办公室,哽咽着喊他,“还,还能找回来吗?”

王源现下顾不得多安慰她,放下手里的包就把相关部门的电脑...

富士山下

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



大热的天,树上趴着的蝉一嗓子接一嗓子叫,成千上万只一起跌宕起伏跟开不要钱的演唱会一样。

王源觉着他爸差不多可以出去跟这些小玩意儿一起开演唱会了,毕竟这老爷子的唾沫也不要钱,慷慨的不得了。

“我跟你说!陈家那千金,那是真千金呐!你出门儿打听打听,咱市里还有谁家姑娘比得上?人家那是出的厅堂下得厨房的,能娶她是你臭小子八辈子福气!”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把地板敲得当当响。

王源被震得耳朵都有点疼,把伸手身子底下的小孩儿玩具推到靠床边一边,自己往床头挪了挪,下巴点点桌子上的杯子。

老爷子没好气道:“干什么!”

“您喝点水吧,”王源把小铲子递给他姑...

橘时雨【九】

九.那得是仙儿


王源以前跟队里的人都打过,这会儿磨合了一阵,把他们现在的水平摸了个七七八八,倒都算还可以。

那两个体校的,陈商的水平他领教过,挺厉害,估计到时候还得靠这人控控场。另一个叫张扬的,打发跟陈商挺像,也不错。

至于王俊凯。


王源运着球,目不转睛盯着面前防守的王俊凯,有点郁闷。

他以为王俊凯还跟以前似的,跟他水平不相上下呢,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王俊凯已经打掉他三个球了,跟堵墙似的防他防的严丝合缝,把他耐心都快磨没了。

一滴汗掉进眼里,眼球被刺激到,王源眨了下眼睛,对面王俊凯像是看到了什么挺好玩儿的东西似的,跟他笑了一下。

王源被笑的一愣,这一走...

春归

一块小甜饼~


推荐一首BGM:红梅白雪知。


一.

“先生,你道如今当朝皇帝如何?”

不大的茶馆儿内,惊堂木刚刚拍下,满堂彩将将落声,却不知在座的看客们哪位,出了这样一句问话。

堂前站着的说书先生,眉目清俊,一袭长衫身量挺拔,听到这句话,手中折扇轻轻一拍,回道:“想必这位是头回来。鄙人不才,承蒙乡亲们照拂,在茶馆儿里靠说书混口饭吃。只是,鄙人有个不算规矩的规矩——不谈前朝不论今朝,只讲百年间之事。”

“呵,好大的口气。”某桌前站起一人来,正是方才问话那位。他冷冷一笑,手一招:“抓回去。”

说书先生:“????”


二。


先生是被水泼...

橘时雨【八】

八  别太欺负他


王俊凯仔细辨认了一下,“......陈商?”

“是我啊!”陈商伸手跟王俊凯击掌,俩人碰了碰肩膀,他有点激动,“好巧啊真的!”

“你们认识啊?”王源有点吃惊。

“我们俩初中的铁哥们儿,”陈商解释道,“初二我就转学走了,这得好几年没见了吧?”

“三四年了。”王俊凯说。


王俊凯刚到老家镇子上初中的时候陈商跟他坐同桌。他的朋友圈很小,独来独往的情况比较多,陈商算是唯一一个能跟他搭肩膀瞎胡扯的人。

初二的时候陈商父母搬家了,陈商跟着一块转学,俩人就慢慢断了联系。


“你还真是够神奇的,“陈商锤了下王俊凯肩膀,“我...

橘时雨【七】

七 光明大使和文明大使   


体育老师的效率还是很高的,很快就跟体校那边的两个外援说好了周末打配合的事情。王源对这事儿挺期待,据说这两位去年跟职高打过,估计比较懂那边的技术套路,可以交流一下。

另外还有个原因就是,他跟王俊凯很久没一起打过篮球了。

王俊凯技术好不假,可他很少很少会去打,王源记着上次跟他打篮球,估计都是高一上学期的事儿了。

不乐意打的原因很神奇,他嫌太聒噪。


王源听他嘴里说出这句话,差点没起一身鸡皮疙瘩。男生打球热热闹闹的太正常不过了,“太聒噪”是个什么破理由,娇里娇气的。

“你为什么现在有点娘娘的?”曾经王...

橘时雨【六】

六.哥哥


冬天的毛衣厚外套刚脱下来没几天,浑身正轻松,中午太阳再一晒,把整个人都晒得又软又困。

体育老师一宣布自由活动,王源顿时跟抽了骨头一样滑溜溜地瘫在了地上。

“我要喝水。”他像只树懒一样抓着王俊凯的裤腿说。

王俊凯把自己裤子从他的魔爪里揪出来,走到不远处放水杯的地方坐下,一边喝水一边举起王源的杯子冲他晃。

王源离他有几米远,眼看水杯在眼前却喝不到,着急地拍了下地:“你拿过来呀!”

“自己过来喝。”王俊凯说。

王源冲他竖了个中指,又在地上赖了会儿,才拖着软塌塌的身子朝他走过去。


“我快不存在了。”王源喝完水直接靠在了王俊凯身上说,“困死了......”

“你又不困...

橘时雨【4-5】

四.受了大刺激


杨桃挑挑眉“哟“了一声,“最近脾气见长。“

 “我之前看你是女孩子才让着你,“王源恶狠狠的模样,“小丫头真当我好捏呢?“

杨桃一拍桌子,刚要上手为他演示下到底好捏不好捏,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。她掏出来划拉两下,然后慢慢地脸色变得越来越奇怪。

王源在一边背书,杨桃盯着他看了会儿,把手机伸到他面前,说:“是你吧?“

“什么玩意儿?“王源边说边凑近了看。


这是一条视频,挺大的场地都是穿着COS服的人,一看就是漫展。而最显眼的,是正中间的两个人,一个COS的大天狗,一个COS的妖狐。比较有意思的是,妖狐比大天狗高了半个头,加上头上的耳朵,简直更...

橘时雨【三】

三.在玩儿什么情趣吗?


想着要先去王俊凯那,王源定闹钟比平时早了二十分钟。然而凌晨五点钟他就醒了,不是自然醒,是肚子疼给疼醒的。
他迷迷糊糊捂着肚子上厕所,回来躺好后打算继续睡,但没过多久又是一阵绞痛,彻底把他疼精神了。他连滚带爬冲进厕所,这次不光拉肚子,还哇哇吐了一回。
可能是来来回回冲水的动静有点大,老妈老爸卧室的灯亮了,接着老妈披小毛巾被啪嗒啪嗒出来了:“王源你在厕所里吧?”
王源哗啦哗啦漱口,完后打开厕所门,蔫儿了吧唧靠在门上说:“可闹腾死我了......”
老妈上去摸摸他额头,好在体温是正常的。“是吃坏了吧?”老妈担忧道。
王源眨巴眨巴眼,突然想起来什么,去了厨房打开冰箱,找...

橘时雨【1-2】

01.长得高还不是个破驴脾气

 

最后一节课下课,老师前脚刚迈出教室门口,王源这边儿手里面包已经下去三分之一了。

同桌杨桃皱着一张脸,啧了一声:“瞧瞧,轮回八辈子都没吃过饱饭的估计就长你这德性。

王源一手把面包往嘴里塞,一手唰唰写卷子,等把面包艰难的咽下去,才腾出嘴回话:“杨大仙儿,我就问一句,您今天能不能先歇了?”

杨桃抖着腿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。

王源没工夫搭理她,但是这姑娘抖腿抖的太有节奏感,把课桌都快带的要动次大次了,他实在忍不了了才把头从卷子里抬起来,无奈道:“亲姐,好歹让我把这英语周报填完了行吗?本来填空的地方就那么一丢丢大,你抖的我笔都快从阅读理解划拉回完形填...

终于把lofter这个小妖精摸索的七七八八了。。。真难搞,之前找推荐还要找半天,手机端不如电脑好用。。。而且我这两天发现,好像一到晚上九点十点,消息就会错乱?

行。。。坑都填完了。。。

就是  以前发过一条点梗 ,但是 手滑删了 不好意西╯︵╰ 所以  这就不删了  要点梗的话  都可以点  嘿嘿W

在寺庙逛着,它就突然不知道从哪里 跑出来了。
跟它玩了一会儿 很合得来
想来 佛诵香火中长大,也是有灵性的。

老板要跟我签亲嘴合同,他是不是有病。

双向暗恋论坛体。完结。

1L#

亲完了让我签完字还他妈跟我说以后亲之前别吃啥味道重的东西,吃了也喷喷清香剂,或者嚼个口香糖啥的,再进来跟他亲。

这给他美的,老子以后专门就大蒜吃韭菜盒子外加祖传豆腐乳,熏死你个大傻比!

5L#

今天楼主犹如哔了尼斯湖水怪。

本来一直挺好的,上班嘛大家该干嘛干嘛,然后有个合同要老板签字我就去敲了老板的办公室门。

妈蛋,好想用大傻比代替老板名字,但是显得卤煮太没文化了,就用K代替。

大傻比K。

13L#

我进去K办公室,文件给他,他接了唰唰签完字,又递给我。我转身刚要走,他给我喊住了。

他说,我能不能亲你一下。

我屮我当时懵比了一下,不太知道...

冰山和草莓

一。

证明两家交好的最大特征可能就是定娃娃亲了,村里的书记家和大老板家就是这么干的。

“咱们可真是有缘分。”王书记握住王老板的手说。

王老板激动的回握:“是啊!全村就咱两家姓王的就不说了,村儿里拆迁咱们还分到了同一栋楼上,现在老婆怀孕居然都差不多的时间,真是有缘分!”

于是娃娃亲就这么定下了。

在这个不允许jian测胎儿男女的时代,他们这么自信两个孩子是一男一女,不靠别的,全靠猜。

二。

但是猜错了。

先落地的是王书记家,王书记老婆一听是个男孩子,当时差点没把孩子再塞回去。

“我给买的衣服可都是粉色的啊!头花都准备好了!”王书记老婆在产房里哭哭啼啼,她可喜欢小姑娘了,打怀孕的...

撕出一片天(完结)

一。

王源这两天有点点烦,他小号跟人撕起来了。

这个小号藏的特别严实,除了他以外谁都不知道,连王俊凯都不知道。

是的绝对不能让王俊凯知道,因为这个小号是个凯唯号。


本来小号的作用就是圈一块儿地方给自己撒野撒欢的,王源在上面各种放飞自我,不光是个prprprpr王俊凯用,慢慢的也成了生活博,发些生活牢骚记录些东西之类的。

可没想到即使是这样,他也被撕了。


起因是前几天他刷热门的时候看见了一条他自己的,题目是【加油男孩王源的蜜汁自拍与饭拍对比】

不对比没发现,一对比实在是太残酷了,王源一边刷图一边差点乐出九霄云外。

刷完了,他乐呵呵的留下一条评论【路人表示,被王源的自拍丑到...

老师,别这样。(完结)

怎么起了这么糟粕的题目啊。

一、

从同学那里搞来了高代老师的手机号码,王源靠在墙角战战兢兢,犹豫到底要不要打。

不打,那这次高代又要挂了,只差四分的情况下挂科,简直比冰激凌糊地上更加令人痛心。

打,然而高代老师常年冰山脸,王源跟他的关系也并没有多好,这个学期他还逃了几节。

打还是不打,这是个问题,王源此时十分想问问李白老大爷,有没有写过能为这个问题答疑解惑的藏头诗。

手心冒的汗把纸条泅湿了,王源一咬牙一跺脚,拨了出去。

“哪位?”

王源紧张的扣着墙:“那个,老师,我是王——”

“王源?”

“嗯?”王源一愣,“对,对的,老师你怎么听出来是我的......”

电话那头直接忽略...

领导和皮卡丘【完结短篇】

王俊凯端着咖啡靠在墙上靠了有一会儿了,前面那个扒在他办公室玻璃上的人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肯定是新人,王俊凯想。

不然不会敢在他办公室门口趴成一只壁虎。

王俊凯:你有事儿?

壁虎猛地转过头:没,没事儿!

王俊凯觉得这壁虎长的xue微有些好看。

你叫什么名儿?哪个部门的?王俊凯说。

壁虎:我叫王源,那个隔壁楼财务的。

你想进去?王俊凯指了指办公室。

王源支吾一声,举起手机晃了晃:办公室有只皮卡丘。

手机屏幕上是精灵宝可梦go。

王俊凯:哦,领导出去了,你进去吧,不要紧。

王源眼睛亮了一下:不,不太好吧……

没关系,王俊凯说着过去把门打开了。

王源在门口犹豫了一下,咬牙...

© 鹿小啾 | Powered by LOFTER